砀山梨甜在人间几千年-万博ManBetX体育APP官方网站

2023-12-27

砀山民谣1:

砀山梨,香喷喷

砀山贡梨天下闻

皇帝都要吃几盆

……

砀山民谣2:

砀山梨,皮儿薄

掉到地上找不着

……

话说“砀山梨”的历史,不能只追溯到秦朝。

秦分三十六郡,其中砀郡,汉族福地,就在今天的安徽砀山县,是秦始皇钦定的贡果产地。其实这里的梨很早就出名了,一直是进贡给楚王享用的,秦人根本吃不上。灭掉楚国后,秦始皇第一件事不是统一度量衡,而是吃了颗砀山梨。

砀山梨的历史需要追溯到中国春秋时期。

那时的砀山属宋国,是周公给殷商后裔保留的一块自治王国。孔子辞官周游列国,去的最南最远的地方就是宋国, 因为那里是他的祖国,孔氏先祖是宋国的王室贵族。只是这次回乡之旅,对孔子是不愉快的。宋国此时有个叫恒魋的青年,和国君宋景公是同性恋,他扬言要杀孔子,理由是孔子在鲁国当大司寇时,庇护过他的仇人公子地。孔子开始不以为然,每天都在一棵大梨树下开班上课,操练礼仪。但有一天,那棵大梨树被人砍倒了——这在当时意味着“最后通牒”。孔子无奈回鲁国了。多年后,庄子又在这里著书立说。儒道都在这里发生着永恒的故事。

由此,砀山的梨园栽培史,有据可查迄今二千五百多年了。

砀山走过秦汉风云,到了魏晋南北朝,成了竹林七贤展示才能之地。嵇康初弹广陵散,就是在砀山梨园。刘伶醉酒时,也在梨园醒酒。到了唐代天宝年间,李白、高适等大诗人也来砀山品梨,吟诗作对。李白那首“令人欲泛海,只待长风吹”就是留给砀山人的名句。到了明万历年间,砀山梨再次被定为贡品。到了新中国建国,属于国营林厂的砀山酥梨园,常常被毛泽东、胡耀邦等伟人给予高度赞誉。

说起来中国梨分布广袤,产梨名地还有河北鸭梨,山东莱阳梨,新疆香梨等,但论名气和口感,砀山梨依然是一骑绝尘。

砀山县的梨园多在砀山城东北方向,连片的梨园约百万亩。那些树龄三百多年的老梨园,考证出是乾隆皇帝亲植的御梨园。乾隆皇帝微服南巡,路经砀山城东门时,咳喘不止。路旁一梨园老叟见状,即唤孙女小翠去园中摘酥梨熬汁。乾隆食后浑身发汗,身体好转,回京城后急下一道圣喻,称“宫中贡品果类甚多,唯砀山梨色艳味美,治病尤胜,实甲天下之上品也。呈供皇考祭祀。”

这个故事很像是传说,却是真事。

砀山水好,土好,自然而然,裁培出来的果实就好,所以中国历史上那么多帝王都喜欢砀山梨,并御笔亲题“御梨园”。这里也是英雄豪强雄起之地,刘邦就在黄河古道,与梨园一箭之地斩的白蛇。吕后、萧何也出生这里。

时光荏苒,御梨园发展至今,宛如无数头戴梨花的青春少女,芬芳着砀山城,芬芳着古黄河,芬芳着无际四野。每到金秋时节,这里远观犹如仙境一般,近看是硕果累累。你深藏其中,会看见梨子从树叶子间滑落在沙土地上,但你捡起来的,没有梨果,只有梨核。那梨肉化汁液入土不见了……多么有灵气的水果啊!

1994年,砀山被冠以“梨都”称号,拥有吉尼斯纪录认定的世界最大连片果园,远销于美、澳、东南亚等城市。

砀山梨弹指即破、止咳润肺,入口即酥等特点,荣获“果中甘露子,药中圣醍醐”的称号。史料记载,魏文帝曾诏曰“御梨大如拳,犹如蜜,脆如菱,可以解烦释悁”;唐武宗患心热之疾,御医院百药无效。青城山邢道人以砀山酥梨绞汁进之,帝疾遂愈。梨子能被称为百果之宗,自然而然的成为人间的灵果、圣果。

砀山梨尤以酥梨为贵,其他如鸭梨、桑梨、乳梨不仅美味,也可入药。梨味甘微酸,性凉,有生津润燥,清热化痰,去毒之功。治热病津伤烦渴,消渴热咳,痰热惊狂,噎膈,便秘,美容减肥等疗效显著。但,凡有脾虚便溏,久泻及风寒咳嗽的人不宜食用。朱震亨解释“梨”学说“梨者,利也,其性下行流利也”。李时珍药方有云:梨有治风热,润肺凉心,消痰降火,解毒之功。有痰病,火病宜之,脾胃之症不宜过食。

我今把砀山梨能愈疾的那种方法公布于众,让这种佳果保护您的身体健康!

砀山梨愈疾之方:

1.烦热,囗渴,取砀山梨一枚,洗净带皮食,一个自愈。

2.虚火咳嗽的,生梨一个,真蜂蜜适量,将梨挖洞去核,装满蜂蜜盖蒸熟,睡觉前服。

3咽喉红肿干痛,新鲜梨连皮用米醋浸泡半个小时左右,捣烂取汁,慢慢的咽下,早晚各一次。

4.肺热咳嗽的,生梨一枚,加冰糖炖服,一日愈。

5.失音,梨捣汁,徐徐含咽。

6.醉酒,酥梨一个即可。

7.食道癌等重疾,食梨,皆宜。

作为从砀山走出来的长安客,我每到清明必去祭祖,每到秋高都见梨思乡。梨子不只是砀山的象征,更是它滋养了千千万万砀山人的生命,也孕育了砀山人的希望。那阳春三月的百万亩梨花吐蕊绽蕾,总是在我梦中萦绕不去,那银波碧浪、琼海万顷的故土,有着花开时节动京城的气象。我看到过来自四海八荒的赏花人,几十万的人头攒动,好不热闹的气氛,令人留恋不舍。而就在飘香的季节儿,秋风起时,体弱之人多少有点儿燥热,烦虚,容易患上梅核气,喉咙痛,貌似有团火一般的口干舌燥,此时咬上一口梨果,那触着味蕾的酥脆,让人实实地身体舒泰。

在这吃糖都不甜的年代,去砀山嗅一下花香,尝一口酥梨,让灵魂回归身体。

梨花开,春带雨。

梨花落,春入泥。

此生只为一人去,

道他君王情也痴,

天生丽质难自弃。

此刻,在梅派《梨花颂》的戏曲声中,我目光穿越千山万水,看到砀山的梨树生机盎然,砀山的梨果丰腴飘香。

“酡颜散落清辉淡,但寻旧梦落斑驳”,淳朴的文化在这里演绎着生活里的人情美,而家乡是本写不完的故事。

本文作者:臧平立(西安市著名中医) 写於雁塔西路听雪阁

————万博ManBetX体育APP官方网站

返回列表
To Top